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16-04-15 12:02:51   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山东黄金大劫案:嫌疑人隐藏首饰 照常上下班

  公安部督办的山东省郯城县“6·18”黄金大劫案,一度被炒得沸沸扬扬。2016年3月26日,该案终于有了结果。山东省临沂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判处本案被告人聂联龙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30万元。

 

 

(图片来源:网络

 


  金店被劫


  2015年6月18日晚8时整,山东郯城,县城最繁华路段,一男子头戴钢盔、身穿过膝大褂,骑着一辆两轮摩托车戛然停在一家黄金首饰店门前,下车后提着一把锤子走进店内。“你想要什么样的首饰?”一名女店员迎上来问道。男子没有回话,抬脚将女店员踹倒在地。见女店员边喊叫边弓身想爬起来,男子掏出一把钢珠枪指着她说:“别动,动就打死你。”女店员一看,吓得又趴回了地上。


  男子用锤子砸开了玻璃柜台,把摆放整齐的黄金首饰一把一把抓起放入自带的挎包里。抓完后,又去砸另一个柜台。当他砸第三个柜台时,突听后面一声风响,未及躲闪,后背上挨了一椅子。原来,里间办公室里,店老板谢某看有人抢劫,抄起椅子出门就摔了过来。男子掏出手枪,手一扬,“噗噗”两声闷响,两颗钢珠射到了天花板上。谢某见状,慌忙跑回了屋里。


  男子继续砸玻璃。谢某又出来将一根铁棍向他砸去,但没砸中。男子把枪指向了谢某,没有扣扳机。谢某立即跑回了屋里。不一会儿,男子带着装好的首饰,出门奔向摩托车。刚要点火,三个男青年向他围拢过来,企图控制他。他掏出手枪指向了他们,仍没扣扳机。待三个青年停下后,男子打着火,骑着摩托车一溜烟跑了。

 


  艰难侦破


  这起抢劫案当晚就传遍了大街小巷。随即,QQ群、微信圈及网络、报刊电视等相继传播,很快被炒得沸沸扬扬。


  郯城县警方当晚立案,并立即抽调精干民警60余人投入此案,一边调查取证,一边将案件上报。很快,案件引起了公安部及山东省公安厅的重视,并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在部、厅领导先后作出指示的同时,也安排了刑侦专家和物证专家来郯城指导破案。


  作案男子头戴钢盔、身着大褂,监控录像只能识别其身高约1.75米、30来岁、微胖。后来,细心的侦查人员在一块碎玻璃碴上,发现有微微血痕,立即提取做了DNA鉴定。而从监控录像看,男子进出金店及后来逃跑,都异常镇静。看得出,实施抢劫之前已做好预谋。


  侦查工作从周边向外围拓展,先是对截取的5000余份可疑图像一帧帧地排除,接着又对案发前进入现场的400余人及路过金店的3000余人进行筛选、研判。但是,仍未查到有价值的线索。


  郯城地处鲁、苏交界处,地形复杂,人员流动大,这些给侦破带来了难度。直到9月7日,警方在一个监控视频里,发现案发头天晚上,一辆捷达轿车由东向西驶过金店时停在路边,驾驶员降下车窗,稍作停顿后向西驶去。侦查人员认为,该车车主有重大作案嫌疑。尽管车牌照是假的,但侦查人员很快查到车主是临沂市某镇居民聂联龙。经DNA比对,碎玻璃碴上的血迹正是聂联龙的。证据面前,聂联龙很快承认了作案事实,并带警方找到藏匿首饰的窝点。


  聂联龙,1981年12月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市,初中文化,案发前系一家保险公司业务员。2014年3月开始,聂联龙迷上了彩票,先小额购买,后迅速加码。“仅几个月,就赔了几万块钱,我当时心想,还是别再买了,但后来看到一个同事中了大奖,又开始买了。”聂联龙越投越大,也越赔越多,终于,“除了工资全赔进去以外,还外欠了朋友十多万元的账。”


  “春节期间,我从网上看到有个抢金店的视频,是用锤子从侧面砸玻璃。后来,追账的追急了,我就想到抢金店。”聂联龙对办案人说,“作案时,我先把一辆两轮摩托车送到县城滨河大道边上,第二天再开着车,带上作案工具过来,换上摩托车去抢。路线是我反复看过的,金店离滨河大道近,之间的路口又少。一旦出了城,就进入两个村的结合部,那里基本遇不到人。”


  据聂联龙供述,他曾观察过好几家金店,皆因逃跑路线不畅而放弃。当时,抢劫得手后,他把摩托车及其他作案工具都扔到了沂河里。车后来被打捞上来,却发现摩托车发动机号被打磨过,警方辗转查到车的生产厂家及销售商店后,却发现车主当时购车时用的身份证是假的,侦查线索也就此中断。聂联龙得手后又没急着销赃,而是把首饰全隐藏了起来,照常上下班,过起了安逸的日子。

 


  忏悔太迟


  2016年1月22日,临沂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该案。在被告人最后陈述时,聂联龙说:“由于一念之差,我犯下大错。我有一个好家庭,也有一个好工作,但我没珍惜。我迷上彩票,为此欠下了十多万元债务。因一时财迷心窍,想到抢劫金店。我有罪,我向社会、向受害人和我的家人道歉。在抢劫过程中,我虽然拿着枪,但没有朝他人开过。所以,请求法庭给予从轻判决。”


  聂联龙说完,身子扭转,脖子极力后歪,两眼直直地盯向观众席最后面,两行泪水顺着两颊滑下。这是庭审过程中聂联龙第三次吃力后望,人们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观众席最后面,站着一位孕妇,已经泪流满面。因身体原因,她已无法坐到座位上,只好站着,用一只手扶着椅背。这个孕妇,是聂联龙的妻子。


  经物价部门鉴定,聂联龙所抢黄金首饰总价值71.48万元。


  “由于被告人事先经过周密谋划,给破案带来了相当难度,但也没用多久,案件即‘尘埃落定’。通过该案,提醒那些正在实施犯罪或正游走于犯罪边缘的人们,对任何犯罪都别存侥幸,别抱幻想。想挣钱没有错,但绝不能去碰法律的底线。否则,就像本案聂联龙一样,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本案公诉人说。

 

  文章转载自网络,如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热门推荐:


  禧六福:十年积淀 时光印证价值


  装修大升级 禧六福“幸福五感“璀璨绽放


  中国铂金首饰零售今年销量或有3%下跌


  半数以上印度珠宝店已开门营业 黄金贴水下滑


  加盟珠宝店如何管理到位?


  珠宝加盟品牌店管理六大重点


  珠宝知识:白银饰品如何区分标记?


  什么是铁龙生翡翠?铁龙生翡翠的来历


  90秒知道:珠宝已经贵翻天,但还想要古董戒指


  彩色珠宝为什么能被当成饰品?

 

加盟咨询
qq 张经理
qq 方经理
微信